唐纳德·亚历山大·史密斯 —— 斯特拉思科纳男爵

唐纳德·亚历山大·史密斯(Donald Alexander Smith)在 1820 年 8 月 6 日出生于苏格兰福里斯。他生活在一个空前的社会变迁和创新时期。 唐纳德·史密斯白手起家成为加拿大发展史上的领军人物,凭自己的能力创 造了大量财富。简而言之,他是一个成功人士。

Donald Alexander Smith

唐纳德·亚历山大·史密斯

唐纳德·史密斯年轻时受到两个叔叔罗伯特 和约翰的影响,背井离乡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和抱负。两位叔叔就职于加拿大 哈德森湾公司,他们冒险和励志的故事促使唐纳德·史密斯辞去了苏格兰沃森律师事务所抄录文书的工作。后来唐纳德·史密斯也加入了哈德森湾公司, 并于 1838 年 5 月 16 日带着期许、热情和希望离开了英国。.

唐纳德·史密斯最初作为学徒被雇用,当时哈德森湾公司在加拿大拥有大量土地。他被安排在魁北克塔杜萨克贸易站,站点不过是一栋房子。这里自然 环境恶劣,尤其冬季异常寒冷艰苦,这样的经历磨练了唐纳德·史密斯坚毅 的性格。他的工作是评估毛皮的价值并详细记录各种交易的财务账目。他的才能逐渐在公司里展现,职位不断得到提升:1855年负责爱斯基摩地区;1862年成为地区主管;1871年成为高级专员;1874年成为省级最高长官并最终在 1886 年就任哈德森湾公司总负责人。

加拿大跨洲铁路

The Final Spike

最后一个道钉

唐纳德·史密斯的最大成就其实已经超越了哈德森湾公司的范围。他在开创性的跨洲铁路修建项目上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这个雄心勃勃的工程沿太平洋海岸从蒙特利尔贯穿至温哥华。

在这项跨时代的浩大工程中,唐纳德·史密斯既是企业主管又是最大股东。他的远见和毅力赢得了一项特殊荣誉:1885 年 11 月 7 日唐纳德·史密斯打进铁轨上最后一颗道钉;作为纪念这一成就的深远影响,此仪式甚至延续到现在。这条铁路把蒙特利尔至温哥华的行程从两周缩减至两天半,从而翻开了加拿大西北部贸易、工业和移民的新篇章。

权势人物

这段时期唐纳德·史密斯还成为一个精明的投资人,掌握了大量股权。1872 年他进入蒙特利尔银行管理层并在 1886 年就任银行总裁,足以证明他的影响 力之广。在这个阶段,他绝对是蒙特利尔乃至加拿大的权势人物。1896 年他返回伦敦出任加拿大驻英高级专员,这一职务他一直担任到 90 岁。1895 年他被授予圣米迦勒及圣乔治爵级大十字勋章,这是英国骑士勋章的最高荣誉, 标志着他辉煌的职业生涯和成就得到公众认可。1897 年他受封为贵族,成为英国阿盖尔郡和加拿大魁北克皇家山的斯特拉思科纳男爵。

Lord Strathcona with friends and family outside Glencoe House circa 1905

斯特拉思科纳男爵与朋友和家人在格兰克庄园外,摄于大约 1905 年

唐纳德·亚历山大·史密斯——慈善家

关于记载唐纳德·史密斯大量辉煌事业成就的文献有很多,这点不足为奇。 但职业生涯仅代表了他人格魅力的一部分,他生命中的其他亮点也绝不应被 人忽略。他的慈善之举甚多,曾经慷慨捐助各种机构,包括巴拉胡利什和格兰克曲棍球俱乐部以及爱德华国王医院。他还多次为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捐款。另外,他深知妇女应当有更多机会参加高等教育,于 1884 年曾专门赞助 $50,000 作为妇女教育基金。他加入大学董事会之后,甚至在 1899 年任命了 第一位女性校长 Hilda Oakley。

唐纳德·史密斯事业上的成就很容易掩盖其他方面,以至于我们会忽略他人性的光辉。

“I have breakfast at 9am and dinner at 9pm and that gives me eleven hours daily for work”

Lord Strathcona

“One of his visitor said he found him to be a simple gentleman, bright and genial, well-read, seeking to put you at your ease, ready and eager for the common converse, for the bit of humor that brightened the day or evening”

Extracts from ‘All our Yesterdays’ by Edgar Andrew Collard, Gazette, printed April 9th 1955

他生活自律每餐少食,并坚信这些 习惯可以保持敏锐理智的头脑,也是健康长寿的秘诀。他的工作就是他的生活。斯特拉思科纳男爵唐纳德·史密斯逝世于 1914 年 1 月 21,享年 93 岁。 众人纷纷发文悼念,包括国王自己。前加拿大总理威尔弗里德·劳雷尔爵士 (Sir Wilfred Laurier)也许总结出了多数人的心声:

“I do not think there has been any Canadian whose loss was occasioned so deep and so universal sorrow. He is mourned by His Majesty, by the authorities of commerce and finance in London whose equal he showed himself to be, by the poor of London for his generosity, by the people of Scotland with whom he remained in close relations to the end, and by Canadians, high and low, rich and poor, of whatever race or creed”

Sir Wilfred Laurier, Prime Minister of Canada 1896-1911

“The best way to live to an old age is by not thinking about age at all, but just going on doing your work”

Lord Strathcona, aged 91